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技术分享 > 免费教程 >
任正非:孟晚舟不可能做接班人 前进是华为唯一的生存方式
2019-02-27 10:34 ⁄ 点击

2月25日,华为公共及政府事务部在其内部员工论坛心声社区发布了BBC 纪录片《华为背后的男人》。这是任正非在其女儿、华为公司CFO被捕后,首次接受国际媒体采访。

任正非:孟晚舟不可能做接班人 前进是华为唯一的生存方式
任正非

孟晚舟不可能做接班人 

在这段时长25分钟的视频中,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明确表示,女儿孟晚舟永生永世不可能做接班人,因为她没有技术背景

在采访中,当谈及孟晚舟在加拿大遭拘捕一案时,任正非表示自己作为父亲虽然感到心痛,但还是要感谢美国政府给孟晚舟“插上了一对坚强的翅膀”,经过这次磨难,她将来一定会飞得更好。

任正非:孟晚舟不可能做接班人 前进是华为唯一的生存方式

任正非同时强调,“虽然孟晚舟个人现在没有自由,但对华为的业务没有任何影响,发展速度反而更快,他们可能以为抓了孟晚舟华为就垮了,但我们没有,我们还在继续前进。”

以下为华为心声社区发布的关于此次访谈的文字:

2月18日,任总(任正非)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独家专访。任总在采访中表示,美国“不可能扼杀掉”华为,孟晚舟(华为CFO)被捕是出于政治动机,华为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华为创始人说美国不可能扼杀掉华为,任正非接受了Karishma Vaswani的独家采访,这是在其女儿、华为公司CFO被捕后他首次接受国际媒体采访。

华为是全球领先的通信公司之一,去年销售收入超过1000亿美元,但现在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正面临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战斗,如起诉书中所述,2012年起华为开始合力窃取T-Mobile手机测试用机器人相关信息,美国政府向盟友施压要求避免使用华为产品,对任先生来说这也是他个人的战斗,他的女儿在加拿大被捕,正面临美国法庭的引渡。

在与BBC的独家采访中,任正非说美国的做法是政治驱动的。

任正非:他们不可能扼杀掉我们,美国不断地猛烈指责我们挑剔我们,反而逼着我们把自己的产品做得更好,美国及其盟友从华为的成功看到的是中国的崛起,其核心是一个简单但关键的问题,华为真的是一家在世界舞台上运营的国际化公司

任正非:孟晚舟不可能做接班人 前进是华为唯一的生存方式
华为

前进是华为唯一的生存方式

在本期Asia’s Tech Titans特别节目中,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将为我们答疑解惑。

任正非只想做一件事,在中国建立一家可以与世界上最好的公司竞争的全球化公司,而这正是他所做的,在中国经济特区之一的深圳任先生在只有三名员工和2500美元的情况下创办了华为。

任正非:30年前我刚刚起步时通信行业正面临巨大变化,相当于人类历史上数千年的变化总和这仅仅用了三十年,我们创业时是没有电话的,那时打电话用摇把子来摇电话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战电影里看到的手摇电话,我们当时是很落后的,华为那时起步做一些卖给农村的、很简单的设备,我们没有把赚来的钱花掉而是重新投资做出越来越先进的设备,我们很幸运正好当时中国在大规模地发展网络产业,我们就这样为我们的产品找到了市场,如果我们今天创业,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我们创业是为了生存不是为了理想,那个时候怎么会有理想呢,当时就是要活下来。

记者:现在华为是全球电信市场的顶级设备供应商,你是怎么做到的?

任正非:刚好我这个人的性格比较激进,一个人如果专心只做一件事是一定会成功的。那时我是专心致志做通信的,如果专心致志养猪我可能是养猪的状元,如果专心致志磨豆腐我可能也是豆腐大王,不幸的是我专心致志做了通信,通信这个行业太艰难,我们进入这个产业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个产业门槛很高,走进来以后,就退不出去了,退出去的话我们就一无所有了,我把启动资金都花光了,退出去我就只有做乞丐了,所以我们勇敢继续往前走一步步往前走,今天华为已经发展成为一家全球科技巨头。

当我来到华为位于深圳的最新欧式园区时我有机会一睹这家公司增长的规模,这是华为在这儿的三大园区之一,他们有自己的火车,仅这个园区就有345个足球场那么大,哇我不敢相信他们在一个工业城市的中心建了这个园区,华为在全球有超过18万员工在短短三十年就发展到了这个规模,不管从哪个标准看这个增长速度都是惊人的,但我们不仅仅只看华为如今的规模,华为曾经的目标是向苹果看齐而现在卖出的智能手机比苹果还多,任先生表示华为之所以能够实现这一目标是因为公司是私营企业,不受股东支配因此可以自由决定公司未来的愿景。

任正非:为什么我们成功了别的公司不容易成功呢,上市公司要看财务报表,不能投多了利润少了股票掉下来了,我们是为了理想而奋斗我们知道只要把肥料放到土地里面土地变肥沃了,我们就会领先别人而获得成功。

每年华为在研发的投入超过200亿美元是全世界研发投资前五名的公司,当有些美国电信业巨头裁员、关闭实验室的时候,华为却在新的研究领域投入了数十亿美元。

李鹏飞是华为的一名工程师,他的团队在公司从事基础研究这个研究领域不产生直接收益。

李鹏飞:对我的研究来说不会直接产生利润,我的大部分工作是做基础研究,在美国我在苹果和谷歌工作的朋友工作非常努力他们在研究方面有很多自由,和他们一样我有同样的自由和类似的环境,我们中国人在努力发展我们希望做得更好,对吧,我们在学习我们竭尽全力。

但有人认为华为赢得市场竞争原因不仅是研发投资,这些指控揭露了华为肆无忌惮地持续剥削美国企业和金融机构的行为,同时威胁了自由公平的全球市场。

Karishma Vaswani:美国司法部指控华为涉嫌窃取知识产权称华为故意窃取美国T-mobile公司的商业机密,司法部指控华为窃取一家美国公司的技术您认为这项指控是否合理?

任正非:我相信美国一个法制国家这一切最终会通过法律来解决,我有时候也很高兴,美国是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高级官员走到全世界都在说华为,其实我们广告没做到那些地方人们还不知道华为为何物,由于他们一讲全世界都知道华为我们简直得到了一个非常伟大的廉价广告。

Karishma Vaswani:之前有思科、北电摩托罗拉都指控华为说你们偷了他们的想法,偷了他们的技术,美国因此称华为是一个不值得信任的公司您怎么看?

任正非:其实我们非常多的技术远远领先了西方公司,不仅仅是5G 光交换芯片,这些领先的数量非常庞大都是非常非常复杂的技术,美国指控的这些东西只是一些边缘性的东西,因此不能说华为是靠偷美国的东西变成今天这么强大,现在我们很多东西美国都没有,怎么去偷呢?

然而华为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任先生不仅在为自己的企业奋斗,他的家庭也牵涉其中,美国司法部对任正非的女儿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提出指控,罪名是银行欺诈及合谋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

Karishma Vaswani:看到您的女儿面临着目前这么困难的处境您作为一个父亲的内心感受是怎么样的?

任正非:她被关起来以后我作为父亲是很心疼的,孩子怎么能受这样的折磨呢,但是已经发生了这个事情,就安安心心去走法律道路解决这个问题吧。我认为这次的磨难应该对她来说也是人生难得的机会,而且这么大一件事我相信对她未来成长一定是插上了翅膀,要感谢美国政府给孟晚舟插了一个坚强的翅膀,她将来会飞翔得更好我相信。

Karishma Vaswani:您有没有考虑过把你女儿作为接班人,有没有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她成为华为的CEO?

任正非:她永生永世不可能做接班人,因为她没有技术背景。我不能完全从父亲的角度看儿女的发展轨迹,也要看到儿女要自由飞翔。每个小孩都要有个性,我的小孩个性都很强都很努力都想自己变优秀,父母不能要求儿女都在我们身边跟我们和谐相处,我们觉得个人成长对他们很重要。

尽管遭遇了这一重大个人挫折但华为正在推进一项全球领先的项目即5G技术,从多个指标上来看华为在这一领域至少领先对手一年,5G意味着真正虚拟网络和超联接时代的到来,所有一切都将实现联接,我们的生活将因此变得更加便捷和自动化,但令人担忧的是任何控制这项技术背后的基础设施的人,有可能会控制我们未来生活的方方面面。华为5G无线研究主任朱佩英表示对5G存在安全漏洞的担忧是毫无根据的。

Zhu Peiying:从技术角度来说,5G可能比上一代技术4G更安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开发了一些更复杂的技术,安全本身需要厂商负责网络运营的运营商以及政府的合作。

Karishma Vaswani:相比竞争对手华为在5G上拥有多大优势?这对华为而言意味着什么?

Zhu Peiying:这意味着我们可能会扩大商业布局服务更多客户,这对我们的客户也有好处包括运营商和消费者,从最基本层面来看,5G技术将牙刷等日常生活用品连接起来,每次刷牙时都会进行数据收集和分析,但从更复杂层面来看,5G将会连接整个城市的一切东西,从无人驾驶汽车建筑物室温调控到公共交通系统的运行速度,而就在中国这一切正逐渐变成现实,华为正为深圳一处老居民区搭建未来网络框架,中国多个城市将从明年起提供5G服务,华为也正为其他亚洲国家建设5G基础设施,这简直太神奇了,5G技术就这样呈现在我眼前。

任正非:在人类未来二三十年一定会发生一场巨大的革命,这场革命就是技术革命在人工智能的推动下人类将步入信息社会。在云和人工智能时代信息会像“海啸”一样爆炸,爆炸一定要有东西支撑要有最先进的设备支撑。我不认为5G 也并不认为今天各种传送技术会满足人类目标的顶点,我认为人类还有更深刻的需求要解决,所以今天我们只是在变革的初期,后面的路还很长,我们努力要做到使人们得到更快更及时更准确更便宜的信息服务。

但华为的5G野心让一些国家紧张不已,出于安全担忧澳大利亚和美国已禁止华为参与其5G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只要能控制5G基础设施就可以了解更多关于人们生活的信息,Tom Uren负责协助政府制定政策,他认为华为的安全风险非常大。

Tom Uren:华为近来备受关注因为他们正在构建对未来至关重要的关键通信网络,并通过了相关法律迫使企业和个人协助其开展情报活动,现在的担忧是华为会在其5G技术中植入后门。

任正非:中国政府已经明确表态不会让企业安装后门华为也不会这样做,华为的销售收入是几千亿美金,不会因为这一点引起全世界的客户和国家反感,否则以后我们就没有生意了,没有生意我们怎么偿还银行的钱?

我也不会冒这个险,解散公司的讲述是表明了一种决心,我们不会做这件事。

任正非:大家不要认为华为今天的强大,是因为有背景,100%是国家的企业也有没有搞好的,有背景就能搞好么?还是我们自己在努力。

目前没有确凿证据证明,这种担忧已经足够让美国向包括英国在内的盟友施压,要求其不要和华为有业务往来,虽然澳大利亚已经彻底在其5G网络中禁用华为设备,英国和新西兰目前还没有对华为发布禁令,华为的全球网络安全项目位于伦敦负责人是John Suffolk,他曾担任英国首席信息官,理解外界对华为的怀疑有多深。

John Suffolk:我们确实是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企业,我们对自己的中国血统和渊源非常自豪,这跟20世纪70 80年代日本汽车产业的境遇类似,这点我们不要太在意,我们要继续满足客户需求,继续保持开放透明,然后让企业自己判断,谁能为他们带来最大的长期价值。

Karishma Vaswani:如果美国成功说服其西方盟友禁用华为设备,这对华为业务会有哪些影响?

任正非:西方不亮还有东方亮,黑了北方还有南方,美国不代表全世界,美国只代表世界的一部分。

现代化的中国与西方所知的中国截然不同。

任正非:中国法律规定所有在华企业,无论是中国企业还是外资企业,都必须建立党委机构,这是法律我们只好遵守法律,事实上在我们成立党委之前,摩托罗拉、IBM和可口可乐就已经成立党委了,在华为党委起到的作用,只是教育员工,不参加任何经营决策。

Tom Uren:我认为所有企业在必要时候都必须遵守所在国家的法律,通信企业也是如此,这一点与西方国家不同,西方国家有独立的法庭和司法体系,事实上所有公司都可以质疑那些决定。

Karishma Vaswani:您知不知道世界上很多人都难以相信?

任正非:很多国家可以选择不相信可以选择不与我们合作,因为世界很大,还有很多国家会接受我们,我们已经签署了31个5G合同 5G基站发货量超过3万个,越来越接受我们,还是要让事实来说话,不能靠猜测猜测不是法律。

对任先生来说他经历了一段很长的旅程,华为是他的毕生心血,这一经历在很多方面和中国的崛起颇为相似。

任正非:三四十年前我没有到西方留学,我的很多好朋友都到美国加拿大留学,我没有去是因为我当时是军人,我没有身份证没有权力去留学错过了那个时代,他们回来告诉我什么叫超市,我对超市这个名词一点概念都没有,你可以想象我们当时对市场经济的理解有多么肤浅,我一直在军队里面工作,完全服从命令,突然在市场经济中进行商品交易运作时,我是非常不熟悉的所以我也吃过亏,上过当栽过跟头,但是我还得爬起来因为还有老婆和孩子,我要养活他们。

过去经历中形成的那种坚韧不拔的精神帮助任先生掌舵华为这家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接受自全球前所未有的严格审查。

任正非:我反对美国这个做法,这种出于政治目的的做法是不可取的。美国喜欢采用制裁的方式来应对问题,他们会采用这样的方式我们反对这样的做法,但是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我们还是通过法庭来解决这个问题。

尽管华为目前面临来自多方面的质疑,但是任先生认为这是一件好坏参半的事。

任正非:虽然孟晚舟个人现在没有自由但对我们公司的业务没有任何影响,事实上公司目前发展速度更快,所以他们抓孟晚舟可能抓错人了,他们可能以为抓了孟晚舟华为就垮了,但我们没有垮,我们还在前进。

对任先生来说前进不仅仅是一种选择,对华为而言这是唯一的生存方式。

内容标签: